龙珠z里悟空跟贝吉塔合体是哪集
職工藝苑
【散文】十五載回家路
發布時間:2019-06-04 文章來源: 作者:□ 張春梅 瀏覽:

 

2005年大學畢業,正值青春年華的我,離開了校園和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村老家,來到了田陳煤礦參加工作。

從一個向家里要錢的人到自己掙錢養活自己,這讓我第一次有了存在感,也盡力把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做好。身份的轉換和繁忙的工作讓自己充實而又愉悅。

然而,工作的新鮮勁頭過后,思鄉的情致卻高了起來。休班時,早6點從礦門口坐上公交車,在鄉間小道顛簸了一個小時,來到滕州西站,來不及喘口氣,馬不停蹄地倒車到滕州新汽車站,當坐上回菏澤的車后,心里才踏實了些許。到了菏澤站,又倒了兩次車,終于看到了村頭,此時已是下午4點多,回家的路,硬是從清晨走到了天黑。

回到家里,見到母親就訴苦水:“媽,回家一趟太不易了,光倒車了,路還不好走!回頭我一定自己買輛車開回來!”

“買個車得多少錢啊,你一個月才幾百塊錢,得攢到什么時候?!”母親的疑問點醒了我。

光陰荏苒,日月如梭。在棗莊與菏澤之間奔波了8年之后,我終于如愿擁有了自己的一輛私家車,清早上高速,到娘家正好趕上吃午飯,這讓飽受回家倒車之苦的我驚喜萬分。

因為工作忙、路途遠,以前從來沒在娘家吃過午飯,都是頭天到家直接吃晚飯,第二天吃了早飯就得去鎮上坐車往回趕。現在不僅能吃午飯,吃飯后還能在村子里轉轉,和鄉親們拉拉家常,這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。

今年“五一”放假,趁機回了趟娘家,吃過午飯就坐在家門口和鄉親閑聊。從閑聊中得知,現在的農民種地已不像我小時候經歷的那樣全是人力勞作了,機械化程度比較高,農民不僅可以根據自己的意愿種植,而且在農閑時還可以出去打打零工,收入相對可觀,現在家家戶戶誰手里沒個幾萬元存款?真是今昔非比。

一位從棗礦退休的大爺問我:“閨女,現在礦上怎么樣?條件好些了嗎?”

“大爺,現在礦上是智能化開采了,就是在井下安裝了先進設備,由操作人員點下電腦鼠標就能出煤,井下人員減少了,工人也不那么累了,而且安全更有保障了,我們礦區還率先實行了礦井‘取消夜班+周日集休’新工作模式,以前你上班時常見的一臉煤灰的‘煤黑子’再也看不到了,變成‘煤亮子’了。”怕大爺聽不懂一些新名詞,我解釋的多了些。

“真好!想當初,我在礦上上班時,什么活都是肩扛手抬的,一個班下來累得要命,上了井只想睡覺,現在的工人真是享福了。”大爺欣慰地說。

“大爺,您不知道,現在棗莊這幾年不僅棗礦變化大,整個城市發展也是一日千里。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隨處可見,棗莊還建起了高鐵站,開通了BRT,臺兒莊古城旅游景區享譽國內外,全國各地游客絡繹不絕,還吸引了不少國外游客……”

不知不覺中,已是傍晚時分。

第二天吃過午飯,才準備打道回府,母親一個勁地催我早些回,總說帶著孩子別回家太晚了。“媽,沒事的,現在開車只要4個來小時就到家了,您不用擔心!現在不比以前,回家快了。”

車已開出了村頭,看到母親和父親還站在路口,久久不肯離去。看著他們頭發花白,還在為兒女有操不完的心,我的眼淚不覺流了下來。從參加工作到沒買車前,因為路途遠,坐車不方便,我只在逢年過節時回去。卻不知,在歲月流逝里,父母已漸漸老去,為兒女操勞了一輩子,就圖個團團圓圓,就這點愿望,我怎能再不滿足他們呢?何況現在我買了車,來回也方便了。

十五載回家路,隨著交通工具的越來越便利和道路的越來越寬闊,拉近的不僅是時空的距離,更是親情的距離。我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告訴父母:“爸,媽,我今后一定常回家、多回家,讓你們的團圓夢不再是夢!”